Google 高层接连离职,Alphabet 的创立目标未能达成

2015 年 8 月,Google 联合创始人赖利·佩吉成立了 Alphabet 公司。对此,他给出了 3 个主要原因:一是把主要的网路业务从耗资巨大的「moonshot」计画中解放出来,二是把那些大胆的实验应用到商业实践,三是防创业元老出走。

15 个月后,第 3 个目标看起来摇摇欲坠。

Google 高层接连离职,Alphabet 的创立目标未能达成

Craig Barratt

CEO 离职 + 裁员,Google Fiber 前程危艰

25 日,Alphabet 的 Access 部 CEO、主管 Google Fiber 的宣布离职。Alphabet 还没有提名新的人选。今年 6 月以来,Barratt 是 Google 第三位离职的 CEO 了,其他高层也有不少离职。

Google Fiber 是 Alphabet 的最新业务,在业务板块里被归入了「其他投资」。之所以建立该公司,是因为佩吉和首席财务长 Ruth Porat 想要压缩成本,以便推出生物技术和机器人的初期业务,然而效果并不如人意。

Google Fiber 2010 年 2 月发布,2012 年 11 月首次在堪萨斯城部署。Google Fiber 最大的优势是提供 1Gbps 的宽频,达到美国平均宽频网速的 100 倍。该公司希望在 5 年内吸引 500 万用户,但到 2014 年底,Google Fiber上网用户仅为 20 万。随后 Google Fiber 又在德州奥斯汀、犹他州 Provo、圣地牙哥、路易维尔,以及加州 Irvine 等地方陆续开展业务。

而 Craig Barratt 的离职,导致 Google Fiber 暂停了在 10 座城市的推广计画。据 Technica 报导,Google Fiber 还将透过裁员或调到其他部门的方式削减 9% 的员工。

分析师们并不看好 Google Fiber 的前景。

一位 Google 前高层表示,Google Fiber 重新市场规划,缩小市场规模,重点发展无线宽频技术,其实是倒回到了 Google Fiber 两年前的发展思路。分析师认为,紧缩的原因是因为安装成本居高不下。

Porat 告诉分析师,第二季 Google 在「其他投资」的支出是 2.8 亿美元,主要用于对 Google Fiber 的持续投资。

「每年数十亿美元来维持这种东西(指光纤),Google 不想花那幺多前仅仅在这个市场扮演一个普通角色。」Jackdaw Research 的分析师 Jan Dawson 表示。

一个独立的无限行业分析师 Chetan Sharma 说,「项目的长期生存能力是个问题,我认为信任 CFO 会结束这个实验的,没有什幺前景。」

Barratt 25 日在部落格中写到 Google Fiber:「就像任何竞争性业务,我们不仅要持续增长,还要保持领先的地位才行。」他说这是身为一个 CEO 恰当的离职时机,可见他也看衰 Google Fiber 的前景。

Nest 和 GV 的 CEO 也走了

这次动荡让能否创造可持续商业模式的问题浮上水面。据 Google 公司透露,「其他投资」里贡献最大的两个主要增长点,一个是 Google Fiber,另一个是 Nest。(Google 不对每一个单项投资进行财务划分)。Nest 是一家家庭网路设备製造商,2014 年初被 Google 收购。可是在过去的一年它过得也不好,甚至要更艰辛一些。

Google 高层接连离职,Alphabet 的创立目标未能达成

Tony Fadell

今年 6 月,Nest 的联合创始人和 CEO Tony Fadell 离职,留下了一些部分源于开支过度引起的内部纠纷。不久之后,一些 Nest 员工搬到了 Google 新的硬体部门。其中就包括 Nest 的首席财务长 Ana Corrales,现在他管理硬体部门的供应链。(一个发言人声称 Corrales 是这两家公司的「共享资源」。)

另一个离职的 CEO 是 Bill Maris。在将 GV(Google Ventures)打造成硅谷风投巨头之后,创始人 Bill Maris 已于 8 月 12 日正式离职。

GV 于 2009 年由 Google 创立。其前身是 Google Venture(Google 风险投资部)。现在已经成为了硅谷创业者趋之若鹜的投资基金。

GV 的投资领域异常广泛。从行动应用到消费电子、商业软体。根据 CBInsights 的数据,GV 截至 2016 年初拥有约 24 亿美元净资产,Maris 离职前 6 个月超过英特尔资本成为了最活跃企业风投,共投资了约三百多家企业,其中有多家公司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GV 最大一笔投资给了叫车应用软体 Uber,现在 Uber 的估值距 GV 在 2013 年投资时已经上涨了约 20 倍。

其他一些计画

就像 Alphabet 一些更具有试验性质的计画一样,Moonshots 是否有市场也是个未知数。

Alphabet 已经彻底从一度雄心勃勃的机器人计画中抽身出来了,试图出售 Boston Dynamics 公司和取消一些其他计画。在无人车领域,做为该领域的先驱已经丧失了领先地位,而一些汽车製造商和创业公司正在迎头赶上。

Google 无人车计画首席技术长 Chris Urmson 也在 8 月 5 日离职,随后,包括首席软体研发工程师 Jiajun Zhu 及另一名软体研发负责人 Dave Ferguson 等人在内的 Google  无人车核心团队也随之散去。

在过去的两个月,用于孵化 Alphabet 未来公司的 X 实验室,也失去了两位负责初期计画的领导。最近的一位是 Dave Vos,他负责无人机快递计画 Wing,这个计画在与亚马逊的竞争中收效甚微。由于 Vos 的离职非常突然,X 实验室还没有提名人选替代他的位置。

一个无人机法律专家说,Vos 的离职让人意外,而这样的人才流失在亚马逊是很少见的。当然,亚马逊尚未像 Google  那样开展一大堆繁杂的野心勃勃的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