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以核减煤」没告诉你的事:废核、减煤、绿能其实互

本文作者为赵家纬,原文标题:「以核减煤」没告诉你的事:废核、减煤、绿能其实互不矛盾,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全球重要的能源研究智库国际能源总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于五月底发表《洁净能源系统中核能的角色》(Nuclear Power in a Clean Energy System),报告中提出若任凭已开发国家中的核电除役,将对能源安全以及减碳目标的达成,具有不利的影响。

而国内相关外电则以「IEA 吁西方国家延长核电厂使用寿命以免电费和排废飙升」或「IEA示警:核电厂若掰了恐电价涨、空污增」为题,并引述 IEA 署长 FatihBirol 发言:「替核电厂延寿,不仅是讲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也能维持气候变迁目标。这是当前最迫切的决策考验。」而各国拥护核能发展的人士,亦纷纷赞同这份报告的政策建议。但倘若仔细分析该报告,其提出对于核能成本以及核绿互斥的分析,恐非拥核阵营所乐见的。

无可迴避的核能成本警钟

IEA 报告指出欧美不愿意投资新核能电厂计画的根本原因是在于兴建延宕与成本飙升,原本期待芬兰、法国以及美国进行中的四个新核电计画可推动核能复兴,但美国南卡的 VC Summer 核电计画在因兴建成本不断增加,故电力公司在已经投资 90 亿美元的状况下,还是宁愿认赔杀出,于 2017 年终止此计划。

其他三个持续兴建中的计画,其兴建成本已增加为规划时的三倍,平均工程延误期更超过五年。平均而言,近期核电平均兴建成本已达 2005 年四倍以上。

《思想坦克》「以核减煤」没告诉你的事:废核、减煤、绿能其实互

另一方面,IEA 在报告中亦证成了「核绿互斥」此论点,直指「核电发电量的削减强化了各国对于再生能源的需求」(Lower nuclear output reinforces the call on renewables)。IEA 分析中提出,在以达到巴黎协议减碳目标的永续发展情境下,原本已开发经济体中的核能发电量在 2018 年至 2040 年间约需增加 10%,但若不推动核电厂延役,将会导致核能发电量减少 65% 左右。

但这减少的缺口,却是可由再生能源补足,不会增加燃煤甚至燃气的发电量。该报告中指出已开发经济在未新增核能投资的状况下,仍是有可能达到巴黎协议的减碳目标,虽然在技术上会较为困难。事实上,目前已经有不少国家与地方政府是在推动非核同时,亦提出积极的去碳化目标。

《思想坦克》「以核减煤」没告诉你的事:废核、减煤、绿能其实互减碳,非核亦可

面对 IEA 的减碳非核不可的论调,亦引起其他的学者的批评。

史丹佛大学 Jacobson 教授指出「认为燃气才能替代核能是种迷思,风力或太阳能,加上储能电池,成本更较燃气为低。」针对 IEA 建议各国应修正电力市场设计以支持既有核电延役的建议,他则表示「IEA 倡议各国补贴昂贵且发展不利的核能,而非增加风力与太阳能等再生能源发展预算,是种不负责任的作为。相较于补贴核能,后者可以较低的成本,减少更多的排碳量与空污。」

与Jacobson教授同样致力于全球高再生能源情境模拟的芬兰拉彭兰塔理工大学(Lappeenrant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Breyer教授则指出:

面对 IEA 指出以再生能源替代核电,将会导致成本增加一事,Breyer 教授则分析「减少核电会导致较高的成本的分析结果,乃是基于过往 IEA 的评估模型中,高估了再生能源成本,低估了核能成本。其模型中的参数选择,已悖离实际上的核电与再生能源的真实成本。」

长期进行全球核能产业发展情势观测的 Mycle Schneider,则批评 IEA 认为只靠政治决心就可以扭转全球核能发展趋势,让 2040 年时核能发电量较今增加 80%,其实是欠缺产业发展可行性的,亦悖反了过往三十年间发展趋势。

美国前核管会主委的省思

核电是否是拯救气候的救星,曾任美国核管会主委的 Gregory Jaczko,日前则于《华盛顿邮报》投书,直指「现在真正的选择是拯救地球抑或拯救垂死的核工业。我选择拯救地球。」(The real choice now is between saving the planet and saving the dying nuclear industry. I vote for the planet.)

面对成本激增与工期延宕的美国新建核电计画,Jazko 投书中强调「历史表明,核电所涉及的费用永远不会改变。在整个设计,工程和施工过程中,美国过去的计画既已展现出类似的成本增加趋势。技术和安全需求过于複杂和严格,无法转化为易于设计和构建的设施。无论你对核电的立场为何,没有人能负担得起为两座电厂付出这幺多钱。要在美国新建核电厂,已经不太可能了。」

面对以核方能减碳的讨论,以及日本因福岛核灾后核电大规模停机下,短期间仅能火力电厂替代,致使排碳量增加的状况。Jazko 投书中则指出:

「关闭世界各地的核电厂会导致类似的结果吗?福岛事故发生八年后,这个问题得到了回答。日本 50 座反应堆中只有不到 10 座已经恢复运营,但该国的碳排放量已降至事故发生前的水平以下。

日本是如何做到的?日本在能源效率和太阳能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事实证明,依靠核能实际上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个坏策略:一次事故就抹消掉了日本仰赖核能达成的减碳成效。只有转向再生能源和节能才能使该国重新迈向减碳目标。」

「那美国呢?核能约占美国电力生产的 19% 和大部分无碳电力。可以在不增加碳排放的情况下逐步淘汰核能吗?如果完全取决于自由市场,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核能比今天几乎任何其他电力来源都贵。太阳能,风能和水力发电等再生能源的发电成本低于乔治亚州正在建设的核电厂,而且在大多数地方,它们比已完成硬体建设成本摊提的核电厂的发电成本更低。」

于该文章的结尾,Jasko 更回顾其从核能从业人员转而投向再生能源的心路历程,指出「2016 年时,我观察了这些趋势,成立了一家致力于建造海上风机的公司。从欣赏核电到担心核电,我已走完这趟旅程:这项技术不再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可行战略,也不是具有竞争力的电力来源。它是危险的,昂贵的和不可靠的,放弃它不会带来气候厄运。」

《思想坦克》「以核减煤」没告诉你的事:废核、减煤、绿能其实互核能减煤的悖论

近期台湾核电倡议人士,亦欲于明年大选发起重启核四公投,更屡次强调唯有推动核电方能减少台湾的燃煤使用。但事实上其对于未来的台湾电力结构提案中,燃煤火力的占比均高于当前官方的能源转型规划。

如依据马英九前总统屡次提出的「绿能 10 %、核能 20%、天然气 30%、燃煤 40%」的 2025 年电力结构情境,则该年度燃煤发电量将仍维持在 1222 亿度左右,只较 2018 年时的燃煤发电量减少 32 亿度左右。但目前官方的能源转型目标,则是订定了 2025 年燃煤发电量要削减至 851 亿度的规划,可较马前总统的「高核煤、低绿能」情境中的燃煤发电量减少 370 亿度,相当于台中火力电厂 2018 年的全年发电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