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1124台湾同志的「水晶之夜」,为什幺我们不伤心

本文作者为严婉玲,原文标题:「这个社会为什幺不伤心?」,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公投过后,整个同温层瀰漫着一股抓战犯的气氛。台派指责同运拖累大选结果,甚至让国民党立委站上游行战车。民进党支持者指责民进党政府改革太过激进,引发民怨才会选成这样,总之,弄得亲痛仇快的,但我却注意到,有一则新闻出了之后并没有引起太多讨论。

11 月 30 日,尤美女立委在立法院受访时表示,已有至少九名同志在公投过后自杀身亡,两名未遂,并有 23 件霸凌通报。有不少媒体报导此事,但后续却没有关于此事更进一步的讨论。试想,如果今天是一起重大的公安意外或传染病发生,有九个人因此死亡,难道会没有任何相关人员负起责任吗?或者,我们可能都还记得,2015 年高中反课纲运动时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林冠华。

《思想坦克》1124台湾同志的「水晶之夜」,为什幺我们不伤心

我并不是说,所谓引起重视或讨论是要媒体紧迫盯人式的去查出是哪九位自杀,而我也完全能理解相关的运动团体在公投后陆续接获自杀或自残通报时没有选择马上公布,是为了避免模仿效应。但我总觉得这件事不该就这样过去,因为性别平等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尊重每个个体的选择,但公投结果显然否决了这件事,而这个社会并没有发现这件事已经开始造成伤害。

选前一天,我曾在脸书上发文表示,希望明晚不要成为台湾的「水晶之夜」。1938 年 11 月 9 日晚间纳粹党员无预警地对犹太人商店及教堂进行大规模的袭击,那些被砸碎的玻璃散落地上后映着月光,看起来就像闪闪发亮的水晶,于是这个事件被称为「水晶之夜」多幺美丽的修辞,多幺恐怖的恶行。这次攻击被视为是德国政府公然放任纳粹分子压迫犹太人的开始,许多国家因此选择与德国断交,但也无法阻止这个政权一步步走向残暴与灭亡。

《思想坦克》1124台湾同志的「水晶之夜」,为什幺我们不伤心

隔夜,选举结果出炉后,路上没有人滋事,街头平静,但许多人的心碎了。据同志圈内的朋友说,当天夜里就有超过三件自杀的消息传出,自残的也有,未获通报就默默死去或怀抱着伤痕至今的黑数也必然存在着。许多同志在投票前公开出柜,他们想的是,如果有更多同志现身,让社会大众意识到原来身边就有这些人存在,而且就是朋友、同事、邻居、甚至亲人,原本反对的人也许会因此改变想法。

这样的浪潮真的在选前捲起来了,许多过去因害怕伤害而未出柜的同志,在相信他人可能愿意善意回应真实的自我的天真想像下,未及多想就宣布了,然而考验才从出柜刚开始,尤其选举过后迎接出柜者的是不但不希望你们结婚,还甚至是要求在性别教育中删除同志教育的大环境。说 2018 年 11 月 24 日是台湾同志的水晶之夜,并不为过。

有朋友乐观的觉得,也许就像脱欧公投一样,很多人投完才发现原来自己投错了,下次还有机会投回来,但我悲观地认为,

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反同方觉得它们错了,甚至还觉得这就是七百万人认可的公理与正义,这也正是人权议题不应该拿来公投的原因。

前几天一个聚餐的饭局上聊到这些事,有朋友提及幸好网路上流传着一份性别友善的精神科医师名单,至少受伤的同志还可以按图索骥去门诊寻求协助,这样的表态确实是一种「相挺」,但也有同桌者提出疑虑说不知道这份名单会不会有「自以为性别友善」的精神科医生或甚至只是为了冲门诊诊量的医师?听到这些问句,整桌安静了一下,我们都知道公布名单的出发点是善意的,但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而使上门求助的同志受到二次伤害怎幺办? 但在座者,也提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法。

至于前面所述的,对于九名或更多生命的消逝,这个社会表现出的默然,同桌也从事助人工作的朋友说,这是集体逃避面对伤痛的结果。即使知道了,也不想认真去思考这是怎幺回事,害怕自己不能承受。听到这里,我才认真觉得悲哀起来。在岁末不断传来名人死讯的此刻谁死是重如泰山?谁死是轻如鸿毛?